快捷搜索:

永不退却的“机床罗汉”

来源:http://www.workrewired.com 作者:机械设备 人气:153 发布时间:2020-04-01
摘要:在美国的福特公司,已经有五条完成的冲压线来自济南二机床。(资料图) 永不退却的“机床罗汉” 济南二机床董事长、总经理张志刚(资料图) 2019年10月21日 来源:   ◎“社会进步

图片 1

图片 2   在美国的福特公司,已经有五条完成的冲压线来自济南二机床。(资料图)

永不退却的“机床罗汉”

图片 3   济南二机床董事长、总经理张志刚(资料图)

2019年10月21日 来源:

 

◎“社会进步少不了产业工人,他们是真正创造价值的人,理应受到理解和尊重。”

  编者按:13层楼高的8万吨“大压机”,锻压出飞机的起落架、主梁;上千个软件组成的网络控制系统,成为高铁列车的大脑和神经;海上石油钻井平台,期待着挽起南海的浪涛;4000吨起重机,将为大型核电站扬起臂膀。

◎“如今,二机厂的生产制造水平,就代表着中国的生产制造水平。在国际竞争中,如果做不好,就会丢中国制造的脸。”

  重大装备制造,事关国家命脉、国家安全。在这个领域默默付出的人们,当得起“国家工程师”之名。他们专注的,是代表国家核心制造能力的大国重器;他们的事业,撑起国民经济的脊梁。

◎“人要有精神,企业要有精神。做企业就像爬泰山一样,要朝着山顶的目标,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,没有终点。成功的喜悦,在于不断进步之中。”

 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之际,新华网与《瞭望东方周刊》联合推出大型报道《致敬!国家工程师》,向读者介绍十个代表“中国创造”的重大技术装备制造项目以及它们的核心团队。

□孟宪杰

  世界第一大汽车制造国中国,终于在冲压、焊接、涂装、总装四大汽车制造工艺中夺得一席之地——作为流程之首的冲压技术,已被中国企业所研发、收获。

永济河水蜿蜒崎岖,从南山上沛然而下,滋润了半个济南,留下了叮咚作响的天籁,组成了一幅幅小桥流水图。

  在山东烟台的上海通用东岳汽车公司车间,一块钢板从进入冲压机床到成为一扇车门,只需要4秒钟。

济南机床二厂是济南市唯一有自然河流从厂中心穿过的企业,二厂人感谢大自然的馈赠,带着一颗感恩的心加以保护和利用,堆土护坡,青石砌堤,吉尔大厦凌空飞架。栽花植柳,河畔两边留下大片碧色的草坪,再远些,便是看不到尽头的苹果园了。二厂人的憧憬和梦想,正是从这里出发,一步步走向了世界。

  也就是说,这些带有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标识的机器,每分钟可以生产15个包括车门在内的车身冲压件。此前由德国提供给中国汽车企业的冲压机床,最快的速度为每分钟13.5个。

河的西边是一个很大的体育场,篮球足球排球,场地应有尽有,合理布局,边边角角上的田径设施减少了许多用地浪费。二厂人从来都是这样,办事讲求节约,他们知道,钱来得不易,一个铜子要掰成两半花。听说二厂的篮球队在济南国有企业比赛中得过冠军,另有二名田径选手进入了省运动会的决赛。

  到2014年夏天,中国境内的汽车生产企业中,80%的冲压机床都来自济南二机床。而其他3个工艺流程,所需高端设备均需从国外进口。

一切从实际出发,从不跟风,是二厂人的一个显著特点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国有企业改革风起云涌,企业兼并联合,低成本扩张。那时政府拿出十几个摇摇欲坠的企业,愿意无偿赠送给二厂。当时的厂长看到这些企业直摇头,他不是不喜欢这些企业,他很清楚,企业的发展是企业各种生产要素的积累,正在发展中的二厂,没有能力把这些企业管好。当厂长婉言谢绝时,市长脸色很难看,厂长却说:“当厂长的不能只看市长的脸色,更重要的是看市场的需求,这是我们的本事!”

  作为济南二机床的董事长、总经理,张志刚是这个“中国自主故事”的最佳讲述者。与众多装备制造重大成就一样,这也是一个与国家尊严有关的故事。但在张志刚看来,“大型快速高效全自动冲压生产线”只是这个故事的开端。

二厂的不跟风还体现在没有把计划经济中形成的企业组成部分——学校、医院、商店、幼儿园推向社会。反而,把这些单位进行市场化改造,有规则地运营。几年过去,一派生机。二厂人从来没有上学难、就医难的问题……“爱厂如家,我是主人”已经从墙上标语走到工人的心中。在这里,可以看到工人阶级应有的自觉和自信。即使是在那段企业破产,买断工龄,风声鹤唳的改革阵痛期,二厂依然故我,风平浪静。

  他提到2001年带队到伊朗竞标:因为制裁,行业内最好的德国、日本企业都没有参加。中国人原本觉得把握很大,结果却是韩国企业中标。

从一九三七年仅有十几人的军械所,到现在已完成现代化、智能化改造的济南机床二厂,与日本、德国两家企业一起三足鼎立,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制造中心。上世纪八十年代二厂是全国机床行业的“十八罗汉”之一,行政级别与那时的济南市政府平级,但他们似乎不记得这些辉煌了。厂长说:“成绩只能说明过去。”他们一味找短板,找薄弱环节,搞技术改造,最清楚提升自己才是根本。“二本管理”是二厂的首创,后被其他企业学去。二厂不计较发明权,他们高兴的是被社会肯定,让管理经验在一大批企业中推广。这就是二厂人的初心,也是工人阶级的胸怀!

  “韩国这个企业要说它的技术,我们也不服,企业规模也没我们大。伊朗人告诉我,等有一天你看到我们德黑兰大街上跑着中国品牌车的时候,你们中标就有戏了。”张志刚在回国的路上一直琢磨,“我们中国人应该争口气”。

在山东省八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我认识了陆毓琴,后来才知道她是机床二厂的总工。她个子不高,精明干练,那双高度近视镜下的眼睛充满睿智和坚韧。花白的头发上,波浪翻卷,庄重大方。脸上常常出现那丝真诚的笑容,表现出老知识分子的善良品质。她很少说话,更不夸夸其谈,却耐心地聆听其他代表的发言。会议上我只记住她的两句话:“办事认真,敢讲真话,是我们工程技术人员的工作作风。我觉得,你们干行政也应该具备这两条,要不怎么谈为人民服务?”讨论发言,是代表的权利和责任。她那清癯的脸上没有笑容,却有一种善良的期盼。花白的卷发,一丝不苟,像一道剪影深深定格在我人生的记忆中。

  10年之后,济南二机床在底特律赢得了福特汽车公司的第一条生产线,“中标以后,走在底特律大街上,看到川流不息的各国名车,我心中没有感到自豪。”

无巧不成书,这次来二厂,听到了陆工的一段故事。

  又过两年,拿下福特公司在美国肯塔基工厂的第六条生产线后,张志刚“才感觉到骄傲和自豪”。但是,如他所说,这场塑造中国装备制造形象的“国际大赛”,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世纪之初,德国的一家企业与二厂关系很融洽。他们引进的美国制造商的设备出了大问题,制造商分两批技术人员到厂里去维修,却半月未果。德国同行十分焦急,不远万里,求救于二厂。厂长按商业规则,婉言拒绝。陆工知道此事后,要来了国外图纸,自己和团队一起攻关。当他们把握了主要问题后,陆工主动请缨,与三位工程技术人员赴德,一周的努力使设备正常运转,让人难以相信的奇迹就这样产生了,真是一段佳话。为此,外企的广场上花团簇簇,管弦声声,德国企业按照本国礼仪表达他们对有特殊贡献者的尊重和敬仰。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,义勇军进行曲铿锵有力地回响在异国他乡,陆毓琴和她的团队就像夺冠的奥运健儿一样。那一瞬间,他们展现了中国工人阶级走向世界的果敢、自信和从容。

  来自中国的“印钞线”

从此,陆工名声大震。全厂上下却没有听到她讲述这方面的故事,这位女子从来都是这样低调。那天参观二厂的史料馆,看到了陆工作为全国机械工业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的照片,放大的头像上那烫过的头发银光熠熠,黑色的镜框里眼睛依然闪出智慧之光。这位中国顶级的压力机专家,以中国知识分子的纯粹和共产党员的初心,迎接着川流不息的参观者,塑造了几代人价值观的榜样。

  从构成来说,汽车通常分为发动机、底盘、车身以及电气设备四部分;按照轿车制造流程,则分为冲压、焊装、涂装以及总装四大工艺。

时任国家主席的刘少奇来厂检查工作,提出要搞世界最大的龙门刨床,全厂上下欢欣鼓舞,干劲倍增。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工人一刀刀刮出来的第一台龙门刨床,得到了上级主管部门及用户的肯定。迎难而上,练就了工人的钢筋铁骨,也渐渐明确了党在工人心目中的位置。

  具体讲,首先通过冲压——将平整的钢板料,按照相应的形状要求,在4到5台压力机的作用下,去掉多余的部分,形成轿车的侧围、四门两盖等诸多覆盖件。

令工人赞不绝口的是他们的厂长,他们为企业的发展注入了自己的心血和汗水。二厂人说:“我们的厂长有一个共同的特点——有大我,无小我,功不必在我。”至今二厂的厂长已换了十一届,都是一届跟着一届干,围绕龙门刨床、压力机两大产品,心无旁骛,实干,苦干。成功不必在我,厂长们不在意有没有留下个人的辉煌,却创造了集体共同的辉煌——那就是一家国有独资的世界一流机械装备企业。

  其次,焊接机器人将各类冲压件组焊,形成车身;然后,经涂装工艺对车身喷漆,起到防锈、美观的作用;最后,将车身、轮胎、车灯、音响、座椅等所有零部件总装,成为整车。 冲压是第一步,包括车门、顶盖、侧翼板、立柱、发动机罩等等,车身70%以上的零部件由冲压设备冲压而成。冲压机的压力使钢板发生拉伸或硬压,为钢板开孔,并切掉无用的部分。 作为汽车四大工艺之首,冲压线又被称为“印钞线”,属汽车制造装备的关键设备。

历史常常割断记忆,有四位厂长却很难从工人记忆中抹掉。

  2011年这次竞标的原因,就是福特公司希望替换德国冲压公司早年为其生产的冲压设备。

姚周岐,大概是新中国第一批接管企业的老红军。老厂长爱厂如家,经常围着厂子转,到车间去,发现和解决问题及时。他说:“我们共产党人不是只会打胜仗,也会搞建设。”他治厂有方,知道国家建设需要什么、企业需要什么、工人需要什么,更知道怎么把这三者有机地统一起来。他协调济南军区,把110万平方米的军用仓库划入厂区,确立了以发展压力机、龙门刨床为主导的产品布局,为二厂成为“汽车摇篮”的宏图奠定了不可动摇的基础,“十八罗汉”之一的称谓也由此而来。那天,我站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深绿色的厂房前,似乎看到这位结实干练的老厂长,满腹心事地向我走来……

  济南二机床为福特提供的5条冲压生产线,一条安装在美国堪萨斯城的工厂中,其他4条安装在福特公司总部的工厂中,取代其原有的23条老生产线。

董庆明,他好想事,能干事,带领全厂员工新建厂房,建设南院,一个花园式工厂在他的手中展现。他仅用三十万美元,引进美国一家公司压力机的整套技术,十年磨一剑,实现技术全部的消化吸收。这种脱胎换骨的改造为我国轿车工业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,大大拓宽了二厂的市场空间。和他一起搞十年技术引进的主任说,别看我们的厂长不懂外文,但他很会经营,很会算账。懂儒家思想,讲仁义礼智,并把传统文化的哲理用于企业管理的实践中。他经常说:“一手拿论语,一手握算盘,效率优先,体现公平,是我们的经营管理之道。诚信利他,利缘义取,是我们企业之魂。双赢便是谈判的崇高理念。”

  这次改造,甚至比福特公司新建的工厂造价更贵。

张宝玮,山工大压力机专业毕业。他从车间工人干到技术科长、副厂长、厂长,一路走来顺风顺水。一上任,便派人去美国寻求联合设计,以提升压力机国际市场的竞争力。他从不张扬,人正,风正,主意正。对外抓引进,对内强内功。他一心一意,扑在企业上,婉言谢绝来自上下的许多低成本扩张的要求,恰恰“两本管理”的经验就在此时产生。那时二厂的锋芒似有些淡去,但他心无旁骛干好自己应该干好的事,待新世纪的钟声敲响后,他默默离开领导岗位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,从容。

  作为采购负责人,福特公司冲压设备规划主管在写给济南二机床的邮件里说,如果这个项目出了问题,他的职业生涯“将就此终结”。

张志刚,2003年接班,干得风生水起,至今奋斗在一线。他,举止大方,气度非凡,坚毅刚强,身上带一种天然的亲和力。这条山东汉子,毕业于西安的西北工业大学,随父母转战大江南北,尘埃落定济南。经过企业二十年基层的实践,在一把手的位置上已经游刃有余了。他说话讲究实际,又出自真心,工人记在心头,社会也不曾忘记:

  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,冲压机床的生产效率是关键因素。

“机床行业,不可能像社会上有些行业那样一夜暴富,一举成名。机床行业成功没有捷径,就是踏踏实实地干!”

  德国企业每分钟13个的纪录保持了近10年。虽然这次竞标中韩国企业报出了更低的价格,但福特公司最终决定将冲压线交给济南二机床。很快,济南二机床又获得了另外4条生产线的合同。

“社会进步少不了产业工人,他们是真正创造价值的人,理应受到理解和尊重。”

  冲压机床是整个流水线的核心。比如精度,直接决定车门能否完美闭合。冲压机床的最高标准之一,就是让产品与图纸的误差趋近于零。

“如今,二机厂的生产制造水平,就代表着中国的生产制造水平。在国际竞争中,如果做不好,就会丢中国制造的脸。”

  “现在普通的常规生产线,一天能生产4000到5000个覆盖件,但我们的生产线,效率是普通生产线的两倍。”济南二机床压力机及自动化公司副总经理李超说,成形过程中最难控制的就是冲压力量。

“人要有精神,企业要有精神。做企业就像爬泰山一样,要朝着山顶的目标,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,没有终点。成功的喜悦,在于不断进步之中。”

  “速度要低,力量要平稳,同时还要提高生产效率。”他说,在一定的压力下,速度越慢,冲压质量越好;反之则容易导致钢板被拽裂或起皱。

“我们干的不是自己的事,但必须比自己的事更上心,认真。”

  利用压力对金属进行塑造,在工业制造中并不罕见。比如液压机、水压机,它们可以显示出稳定的力量,拉伸效果好,但这种力量的完美控制,其代价是时间长、效率较低。在工业世界中,几乎只有机械压力可以满足速度和效率的要求。

福特项目,八年对垒,一举成功。这是他上任后打的第一个硬仗。胜过美国人实在不易,只能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。

  2011年底,福特项目第一次验收,对方提出四五百条问题和意见。中方人员不解,怎么会有这么多问题。对方说,你们应该感到满足,德国人最初给福特干项目的时候,面对的是更多意见和追问。

2011年3月22日,在福特全球总部大楼总裁会议室里那场面对面的“大考”,对话引人入胜。这是长期采用德国设备装备的美国福特汽车公司,通过近半年的市场调研,决定要改用机床二厂九条冲压设备的最后一轮谈判。福特人提出:“你们采用谁的技术?”众所周知上世纪八十年代,济南机床二厂曾引进美国维尔森公司技术。就在众人认为答案肯定是“美国技术”时,张志刚自信地回答:“济二技术!”他解释说,我们上世纪末曾经引进过维尔森公司的技术,这些年通过消化吸收,再创新,济南机床二厂已经集各家之长形成了自己的技术优势。福特人接着又问:“你们的竞争对手是谁?”张志刚巧妙回答:“我和德国s公司(世界上历史最长,品牌知名度最高的同行企业)董事长在2009年见过面,他说,济南机床二厂是他们的竞争对手。”

  而到2014年6月,福特第六条生产线验收时,对方只提出了40几个问题。

如此回答,赢得的是赞叹,展现的是一个国营企业厂长的底气。

  福特项目之后,奔驰、奥迪、克莱斯勒等世界级车企,纷纷到济南二机床现场考察。

本文由hga025手机版发布于机械设备,转载请注明出处:永不退却的“机床罗汉”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当前我国机床工业面临的形势与问题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